图片 1

心桥

图片 1

昨夜,她走上心桥,看碧波荡漾,湖面飘来凉爽的风,爱已经枯萎。

他们说你写那些诗有什么用

没有结局的故事,是最好的结局,她坚信,一切,源于心结。

写那些表面上叙述的诗

毅然决然的敲下一个键,今生的错过已经验证,她会想念他,亲密朋友,在同一个城市,她用风的语言,续写另一种人生,只是,那故事里已没有彼此。人们总说,时间是检验一切的真理,而她宁愿相信,释怀才是人生学习的另一种态度。

有什么用?总是对位、转场、跳跃,

对面高楼,灯光点点,像暗夜的眼睛,将前路照亮,曾经经历的苦痛,像一首晦涩的歌,字字句句提醒她要勇敢。

无端地引入河山与行人,银行和雀鸟,

弯弯的月亮,斜斜的挂在天边,俏皮地望着她,月亮啊月亮,心桥能否通向你,看你的温柔如水,还有你的月光汹涌?

无非种种心血来潮的皴法。又没有明显的抒情,

听见低低的虫鸣,月亮树下的音乐,洗净了尘世的纷繁,灯红酒绿,歌舞升平,她能看见曾经的他,举杯痛饮,杯杯滑落,梦摇曳。只是,这一切都与她无关,走过的都只是曾经,哪怕昨夜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今早醒来,天依旧晴朗,那些回忆,是陷在岁月里的脚印,模糊而不真实。

生涯早被图钉暗暗捺住。能够做的

都过去了,往日温柔倾注的笔尖,在欢笑与泪水的陪伴下,最终成为美丽的遗憾,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她会选择,不认识他,如此,就不会有那许多的纠结与困惑。笔还是那支笔,人也还是那个人,只是,所有都已改变,不要怪这红尘多变幻,怪只怪,错误的相遇。

是涂上青绿的矿粉、配以

她将所有他的文字焚烧,连同她的躯壳,火光冲天的一刹那,她已在浴火中重生。

水墨的应用,

那些所谓的思念,痛苦,期待,怎能比上一个开心的自己,她没有任何怨言,时光没有时光机,任何人从自己的路上走过,都会有或多或少的遗憾,人生是一场戏,戏里戏外,只有自己知道个中滋味。

等待你目光的晕染,

从此,音讯不再,生死无关,陌生得比陌生人还陌生,这世界的花花绿绿,不属于她,他的世界他自会主宰,偶尔的忆起,也只是一阵风,轻轻来轻轻去,不会有任何牵绊。

一个人的事业凭此大功告成。

站在心桥,扬起头,自由的风迎面吹来,心没来由的沉寂···

他的体内,曲径通幽,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也有人在钓鱼,或者围坐在一起打牌。

偶尔晃动一下

肾中正在缓慢成长的结石,

让叙述陷入穷尽之处。我期待的禅师,

九华山上,

朝雾茫茫之中,和气地对我谈起

开光不久的地藏王铜像,和往日供奉的艰辛。

一个人的混蛋简史

八月,瓜成。黄道吉日始终不变,

满天的繁星随生、随扫、随灭。

我执与法执的路途均迢遥,青山不老。

六月里盗贼遍地,人心凶险,无鬼风流,

褪色的门神两头放花。

四月起,清明乍现,各种风都摇摆不定,

儿童不再啼哭,学习吞咽。

白日里可以传授、捕鱼虾、投资地产。

二月雨骤风狂,东门破,

剧场的门大开,鬼神鱼贯而入,秩序井然。

十二月,天大寒,蟪蛄一生,人间一年。

诗书曾读得半通,定理一一被戳穿。

十月最心酸,好风好雨,胡吃海喝,

江心洲上有人唱:做得“混蛋”也不过是一瞬间,

休要倚持绿萝和白飘带。

合肥记

人们常说,时光在渐渐变浅。这显然是不真实的。

——题记

早年,在淝河摸鱼,逍遥津踏青,

一个叫姜夔的男人曾在此伤心恋爱,

官道上行人往来。醉酒时分,

有人会在臆想中端起巢湖当做水瓢,

“哪里旱来哪里浇”——

日和月绵长得难以考证。

一城而千万城,它暴涨的青筋

加注了电力和石油后催动的竹鞭,快速蔓延,

钢筋的笋子

在城外的山冈上

到处生发,载重的汽车急剧地来回。

被一再修订的本地方言开始稀有。肉眼可见,

种种参差不齐让人心疑的速度

执意在竞争。人们怀念

曾经逐水草而居的粗犷本心,

关心起江淮之间

究竟是何人第一次擦亮自己骨头里的白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