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一月

                一月你还没有出现

“杀死它们吧,这废墟上的孤独”


在一条河流的拐弯中,

       二月你在隔壁

卸下全部泥沙,并与这尘世的每一根白发


擦出火花

          三月我遇见了你,月光清寂

以照耀。背负所有未完成


让夜色像死一般睡去,而我独立

    四月里还带着微寒,我伸手拥抱你

苍茫

                五月我们对面坐着 

——致敬,匍匐的大地

                怀抱里都是初夏西瓜的气息

二月

                就这样六月到了

没有人怀疑

          六月里阳光也洗不净离别的情绪

春天是一场病,有人用消亡替代

       七月蝉鸣和冰可乐

重生,又有人用青草

                还有锅中翻滚的鱼

替代了荒芜

    八月就是八月

谁在沉溺

    八月有些燥热却很温暖的八月

谁就在磨镰

                男人女人和猫

我看见——有一列小火车拖着

                我经历的别样的八月

白色的烟雾,哐当哐当

    九月和十月 我们分别两地

开过了二月……

                桂花和政治,月饼和英语

三月

       十一月我在窗口等你

希望它

       透过十一月的窗口我望见了十二月

能为受难的人

                十二月大雪弥漫 你负雪而来

卸下肩背上的石头,惊慌和恐惧

                  我与你从青丝一路白头

欲望和爱,希望它挣脱

彼此的灵魂

让一颗心,一个被冷雨浇筑的

三月,从宽恕中

走出来

四月

三月刚过

四月就为春天修好墓园

青草,为故人绿,也为故人枯

拔草是后来者的事

等不及返回故园,父母已动身

为先人斟酒

备好的纸烛,风声涌荡

三两云朵,照见阴阳路,其实啊

阴阳不过一张小黄纸

烧起来,是青烟

不烧起来,就是人间之生活

记得去年清明日

父亲对我说——多少年过去了

他梦见的,全是

儿时事

后来,我看见了

有一把青草,绿绿的,长在爷爷奶奶的

坟头上

拔下的时候

它们的根茎,有一汪水,清亮亮的

仿佛岁月

——从不曾老过

五月

肉体在起锈

昨夜那一排新鲜的露水,并未制造更多的

铁的闪电……

大地啊,彷徨

倾斜的我们,在翻阅卷毛边的

辞典

当我们背过身,颤栗中的哭泣,正好落在了

黄昏的缝纫机上——

六月

旷野消瘦

恰如在路边等待的稚童

一阵肥胖的蝉鸣,从树上落下来

必经的岔路口

生了锈的指示牌,正在等待一场风的辨认

——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