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8

人民的生活我画不够

图片 1

图片 2

知心话 刘文西 作

西安美术学院名誉院长

惊闻中国美协原副主席、中国首届“百名名师”荣誉获得者、西安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刘文西于二○一九年七月七日因病辞世,享年八十六岁,十分震惊:陕西画坛失去了一根坚实的梁柱,中国画坛失去了一颗光华闪烁的巨星。

刘文西于

一九三三年刘文西出生在浙江嵊县水竹安村,淳朴的乡风使他从小就热爱绘画。一九四九年,在嵊县举行的庆祝大会上,主席台上悬挂着的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肖像,就是县中学生刘文西的手笔。

7月7日下午13点50分

一九五八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的刘文西到西安美术学院工作。从此,他在中国西部这片沃土上,开始了辉煌的绘画生涯。

因病在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去世

从一九五七年第一次去陕北采风起,他就深深地爱上了这片雄浑、广袤的黄土地。他一顶蓝帽子、一身素布衣,赴陕北深入生活,至今已达八十多次。一九八八年,他在担任西安美院领导工作的同时,兼任延安市副市长,就是为了将艺术深深扎根于人民之中,为了便于将生活凝练、升华、加工,独创为艺术作品。近五十年来,他的足迹遍布陕北的山山水水。

享年86岁

数九寒天,他到志丹县采访刘志丹的英雄事迹,深夜,在广播站的隔音房里燃起木炭睡觉,因煤气中毒而昏迷,要不是被邻居及时发现,后果不堪设想。阳春三月,采风归来,山高路险,窄坡陡峭,他骑马行进,马的肚带突然断裂,他连人带鞍摔落下来,幸亏未掉下悬崖。三伏盛夏,他坐着吉普车去府谷,一路上轮胎连爆五次,险象环生,他却依然坚持到底,不改初衷。无论是狂风暴雨,还是泥泞坎坷;无论是沙尘蔽日,还是腿酸脚肿,刘文西都当作是一种磨炼,他手中的画笔一刻也没有停歇。

美术教育家,中国画大师,黄土画派创始人,西安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刘文西于7月7日下午13点50分因病在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去世,享年86岁。

滚滚的延河,巍巍的宝塔,新砌的窑洞,烂漫的山花,饱经风霜的老农,天真活泼的娃娃,脚踩鼓点或吹喇叭的陕北后生,舞动秧歌或勤劳腼腆的女子……辽阔厚重的黄土高原,苍凉雄浑的边塞风光,都在刘文西笔下,行云流水般地涌出。

图片 3

望着陕北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踏着毛主席当年走过的沟峁塬壑,《东方红》乐曲中“他是人民大救星……”不时在刘文西耳边回响。毛泽东,这位历史巨人,不就是最该用画笔描绘吗?

刘文西,1933年出生,浙江嵊县水竹安山村人。西安美术学院名誉院长、研究院院长、教授,中国共产党员。第七、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全国第四、第五、第六、第七次和第九次文代会代表,全国美协第一届中国画艺委会委员,曾任历届全国美展中国画评委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延安市副市长等职。2003年荣获全国高校首届百位“名师”称号。现任中国美协顾问、中国当代画派联谊会主席、黄土画派艺术研究院院长、陕西省文联顾问、陕西省美协名誉主席、陕西省国画院名誉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等。

生活给了刘文西创作的冲动、激情和联想的广阔天地。有一次他在延河边速写,一位赶着羊群一脸沧桑的牧羊老汉走过来,羊群像滚动的白云,延河水静静地流淌……刘文西想到毛主席当年住在杨家岭时,常到河边散步,常与老乡谈心,他将联想的情景经过酝酿和人物造型,创作出《毛主席和牧羊人》。

作为黄土画派的创始人,刘文西曾不止一次地说:“作为一个艺术家,从置身于陕西起,我就把目光对准了陕北,足迹踏遍陕北二十六个市县的乡乡镇镇,结交了陕北数百个农民朋友。可以说,我的血液里有一半的血液曾来自陕北,我的艺术细胞中绝大部分的营养都是陕北那块土地为我供养的”。

苏轼在诗中写道:“觉来落笔不经意,神妙独到秋毫颠。”一九六二年,叶剑英元帅看到这幅画后,在延安接见了他,赞扬他的画,鼓励他画出更多的好作品。

图片 4

从此,毛主席和人民的鱼水深情,化作一幅幅生动的画,从刘文西笔下诞生。一九六四年,刘文西精心创作了毛主席转战陕北的组画六张,艺术地再现了在艰苦的战争年代革命领袖的风采。这些画在《人民日报》上刊发,以强烈的艺术表现力和崭新技法引起轰动。

陕视新闻找到了《 光明日报》(2015年02月27日
03版)刊发的一篇文章,一起来感悟刘文西的黄土情!

一九七○年,刘文西被下放到位于白水县的西安美院农场放羊。他找了块铝板,做成可以从中间折合的画板,趁无人时,悄悄展开画速写、画小油画。累了,他就收好画板,坐在山顶,横吹短笛,悠闲自在,乐观向上。

刘文西:根植黄土画人民

一九八四年,刘文西担任西安美院副院长,后为院长。在担任西安美院领导的十二年中,刘文西带领大家同舟共济,努力拼搏,建设出一个朝气蓬勃、佳作辈出的新美院。

从帽到裤,他一身银灰色装束,几十年如一日。而人民币上熟悉的毛泽东头像却是出自他的手笔。他就是曾任全国文联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现任黄土画派艺术研究院院长、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黄土画派创始人和领军人物、被誉为“人民画家”的刘文西。

尽管领导与教学工作十分繁忙,陕北的山山水水依然让刘文西魂牵梦绕。在陕北的条条小路上、排排窑洞前、丛丛山花间、群群牛羊旁,人们常常可以见到身着褪色的蓝中山装、戴着褪色蓝鸭舌帽的刘文西,在速写生活、描画人物。有时,他在尘土飞扬的乡间大道旁,从曙光初露一直画到夜幕降临。

“作为艺术家应该选择这样的地方去学习”

刘文西之于陕北,犹米芾之于潇湘,倪瓒之于太湖,梅清之于黄山,李可染之于桂林。他把陕北当作自己的母亲,陕北把他当作自己的儿子。陕北的父老乡亲,夏天拉他进凉窑,冬天拉他上热炕,端出苹果、红枣、瓜子招待他,像招待远方归来的亲人。他也以陕北人民为艺术创作的灵魂。

对于陕北这块雄浑厚重的黄土地,出生于浙江的刘文西已经热恋了60余年。在这里,他找到了值得追求一生的艺术之根——黄土风情和黄土人;在这里,他创建了黄土画派。

有个叫阮明的小姑娘,五岁时刘文西画过,十二岁戴上红领巾时他画过,成了两个孩子的妈妈他仍然画过。不同历史时期,刘文西为她画了九张肖像速写。延安二十里铺有位青年农民任立宏,刘文西一九五八年与他相识时为他画过速写,一直画到他当队长、书记,成为乡干部。刘文西的著名国画《知心话》中,蹲在毛主席对面、与主席拉话的老农,就是以任立宏为模特。刘文西在二十里铺,画笔如虹,先后创作出《在毛主席身边》《刘志丹》《祖孙四代》等重要作品。

刘文西1933年生于浙江省嵊州市长乐镇水竹安山村,1950年在上海进入陶行知先生创办的“育才学校”学习美术。“当时我只有17岁,第一次听到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这本书,我至今一直保存着,它指引着我一生的文艺道路和艺术实践。”

深入生活,刘文西特别注重细心观察、认真研究。他说:“视而不见,无动于衷,不感兴趣,就是金子放在面前,还会当石头踢到一边。”他重走毛主席当年转战陕北的路线,收集素材,画了一张张陕北的山水花草,这些,在他创作《历程》时,都成了画中必不可少的神来之笔。他以陕北年俗为背景创作的名画《同欢共乐》,所以不同凡响,就在于民族精神力透纸背。

图片 5

世界上画农民生活的画家,有法国米勒、德国凯绥·珂勒惠支,还有中国的刘文西。蔡若虹说:“从《晚钟》到《反抗》到《同欢共乐》,三幅作品反映了三个国家的农民的三个不同的时代。艺术作品的可贵,不正因为它是一幅形象鲜明的时代画像吗?”

刘文西观看潘天寿画画

刘文西带着黄土地芬芳的人物画,以其深邃的思想、宏大的题材、新颖的艺术,风靡海内外。早在一九八八年,新加坡一家画廊就鲜明地提出,刘文西的国画,显示出陕北画派的实力。

1953年,刘文西进入浙江美术学院学习,受到潘天寿等先生的悉心教导。1957年毕业实习时,他毅然选择了那块神圣的地方——陕北延安。“那时,我看了很多延安的历史照片,对那一片厚重神奇的热土充满了向往。我想,作为艺术家,我们应该选择这样的地方去学习。”刘文西深情地说。

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以刘文西为代表的画派特点日益鲜明:提倡表现时代,描绘重大题材,以人物画为主,山水花鸟并行;提倡艺术创新,扎根生活,继承传统,汲取世界优秀艺术精华,融中西艺术技法于一体;提倡表现大西北,描绘西部人物、西部风情,突出地域特色。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逐渐形成了以刘文西为代表的“黄土画派”,并得到画坛和社会的认可。

图片 6

王安石说:“丹青难写是精神。”刘文西的人物画,既继承和发扬了东晋大画家顾恺之“传神”的优良传统,又将中国画的工笔重彩和水墨写意密切结合,还在造型上将两种画中素描和色彩的某些手法,与民间艺术中清新朴素的格调糅为一体,笔的枯与润,墨的浓与淡,色的轻与重,变化多端,酣畅淋漓,浑然天成,形成了他独特的艺术风格,使他的作品产生了一种史诗般强烈的视觉效果和巨大的冲击力。

1957年刘文西从浙江美院毕业实习第一次到延安

四十多年来,刘文西画速写两万余幅、国画上千幅,发表作品数千幅。出版了《中国画名家作品精选刘文西作品》《刘文西新作品》《刘文西速写》《刘文西新疆速写》等十多种画册。发表了《深入生活十谈》《要有感而发》《艺术要有民族风格》等数十篇文论。二十五件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其代表作《同欢共乐》荣获第三届全国年画展一等奖,《袓孙四代》《山姑娘》荣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银奖,《解放区的天》荣获第六届全国美展优秀奖,荣获国家级奖项九次。刘文西以独到的艺术眼光和非凡的艺术鉴赏力,被聘请为四届全国美展中国画评委,还被选为中国美协副主席、全国文联委员、陕西省文联副主席、陕西省美协副主席等职。他先后赴日本、新加坡、泰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等国讲学、举办画展,进行国际交流。

然而,短短几个月的实习时间,对于年轻的刘文西来说远远不够。这块黄土地上的人民,勤劳、忠厚、善良、热情,对革命有着非同寻常的觉悟和感情。于是,他留下来与当地的老百姓交朋友,去寻访,去探索……1958年毕业时,他更是毅然决然地主动要求留在西北、到西安美院工作。

刘文西作为黄土地的赤子、黄土画派的领袖、海内外享有盛誉的艺术家,步入古稀后,深入生活、表现时代的热情更加高涨。二○○○年四月,他带领画家沿着晋陕大峡谷两千五百公里的黄河采风。十月,他又率画家赴甘南藏区采风,一路奔波,速写不断,精品迭出。二○○一年,刘文西连续奋战,创作出《更喜岷山千里雪》《北国风光》《毛主席在延安》《毛泽东》《征途》等大气磅礴、特色鲜明的组画,为中国共产党的华诞献上了一份厚礼。

“那个在钱上面画毛主席的画家又来了”

近年来,刘文西率领弟子赴陕北、到陇西、奔甘南,深入基层,描绘人民群众的喜怒哀乐。一幅幅反映百姓生存状态随着时代前进而发生巨大变化的图画,展现在人们面前。刘文西常说:“人民的生活我画不够。”

过年是陕北一年之中最精彩的时光,而在写实主义画家刘文西眼中,这个时候正是艺术家体验生活、感受生活的最佳时节。

从1958年开始,半个多世纪以来,刘文西先后100多次深入陕北,走遍了陕北26个县的山川沟壑,20余次在陕北过大年。他与老区人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创作了大量陕北题材的作品。尤其是近10年来,他年年都要带着画家们离开都市,到陕北过大年、写生,而每次来陕北,他都能叫得出老乡们的名字,数得出老乡家里的人口。老乡们见了他,更是兴奋地喊:“那个在钱上面画毛主席的画家又来了!”

图片 7

刘文西在陕北写生

在陕北采风的时候,刘文西与画家们每天早晨8点出发,乘车要在蜿蜒曲折、寒风凛冽的山路上颠簸几个小时才能到达目的地。一到村落,他就带着采风团成员和乡亲们一起扭秧歌、打腰鼓、唱大戏;中午就在村里凑合着吃一顿;晚上回到住处还要与大家交流一阵子才肯休息。

“艺术源于生活,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更理解一些笔墨的来源。”国家画院画家王平说,“刘文西先生的作品充满着当地淳朴的风土人情,很接地气。”

“刘文西是我的榜样和偶像。现在这个年代,这个年龄,他能够坚持写生、坚持画人民、坚持画黄土高原,值得钦佩。”岭南画派画家陈永锵动情地说,“刘文西的成功在于他一生执着的黄土情结。”

图片 8

“我对这里心存感激,这里是我艺术创作的力量和源泉”

“熟悉人、严造型、讲笔墨、求创新”,是刘文西的艺术主张。他常说:艺术家创作就是要抓住一个点,带动一个面,进而了解人民群众,表现人民群众。因此,熟悉人是第一位的。要到人民中间去,要根植黄土画人民,表现时代出精品,向传统学习,向人民学习。

刘文西几十年来在陕北选择了几个重点村子,长期不断地到那里去,与当地人民生活在一起,看着他们长大,了解他们的心情、性格和成长的全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