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吴为山:30载传扬美术之美

图片 1

图片 2

2004年,吴为山为皖南老农塑像。

著名雕塑家吴为山有一双柔软而有力的手。30多年来习惯用右手塑造泥塑的他,右手拇指相较左手异常发达。他首创中国现代“写意雕塑”之风,提出“写意雕塑”理论和“中国雕塑八大风格论”。2016年他当选为俄罗斯国家艺术科学院荣誉院士;2018年当选为法兰西艺术院通讯院士,成为继吴冠中之后第二位当选该院通讯院士的中国艺术家;2019年当选意大利艺术研究院院士并获颁米开朗基罗勋章。他的作品遍布二十多个国家,被世界多个著名博物馆收藏。虚怀若谷的《老子》、震撼心灵的《南京大屠杀组雕》、定居马克思故乡德国特里尔的《马克思》,均在国内外产生巨大反响。

2002年,吴为山为著名科学家钱伟长塑像。

自2014年担任中国美术馆馆长以来,他推动当代中国艺术在世界上交流传播,通过“典藏活化”“捐赠与收藏系列展”等系列展览晒出一系列国宝级家底,引发一次次排队观展热潮。最近几年,《北京日报》报道的《中国美术馆百余“生货”藏品首展》《美术馆春节档旺旺旺》等新闻,记录了万余人排长队争睹艺术精品、“美术馆里过大年”的热闹景象,这让自称“中国美术馆1号服务员”的吴为山感到幸福。

吴为山为观众讲解雕塑的创作特点。解飞摄

六次高考,不愿屈服命运安排

吴为山近照。解飞摄

吴为山1962年生于一个苏北小镇的书香世家,小镇青砖黑瓦,一条河流蜿蜒经过。家中兄弟姐妹七人,吴为山排行老五。虽然生活清苦,但吴为山从记事起,就在担任中学老师的父亲指导下背诗,家中古书里的插图和陶瓷器皿上的画作,成为他儿时的艺术启蒙。吴为山说,父亲很平凡,但他“爱国、爱文化”的教导令自己铭记一生。

石头和黄泥,看似普通,但经雕塑家“丹心铸魂”,便有了灵魂。雕塑,不仅是形似,更是用心灵感受,然后一锤一锤、一刀一刀、一手一指地塑造出来。

1978年吴为山高中毕业,幸运地赶上了高考招生制度恢复。不过,他曲折的求学之路也从此拉开了帷幕。那一年全国科学大会召开,在“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信念指引下,吴为山放弃了一直喜欢的绘画,选择学习理科,并立志学医。然而他连续参加了1978年、1979年的高考,都以一分之差落榜。吴为山一度陷入彷徨和消沉,这让他意识到,艺术道路也许才是真正适合自己的选择。

吴为山执着于塑中华古今贤人像,30年来创作了500余件作品。回溯他创作的起点和初心,都围绕着一个问题:如何用可视的形象,将那些史书记载、口口相传的民族历史展现出来,把每一个人物雕塑成时代坐标。

吴为山进入了无锡工艺美校学惠山彩塑,大学之梦跌落至民间泥人学校,却让他的人生与雕塑产生了紧密关联。“三分坯、七分彩”的彩塑锻炼了他抓住人物神韵与结构的能力,与后来的“写意雕塑”不谋而合。

眼下正在国家博物馆展出的“丹心铸魂——吴为山雕塑艺术展”,是吴为山凝练30年“为时代造像”创作历程所交出的一份答卷。在偌大的展厅内,观众将与179件套栩栩如生的雕像神交,他们中有炎帝、黄帝、孔子等中华历史文化名人,有达·芬奇、马可波罗、顾拜旦等世界名人,有焦裕禄、雷锋、孔繁森、南仁东等时代楷模,还有南京大屠杀组雕等等。观展的过程仿佛是在与历史、与时代对话。

1982年从无锡工艺美校毕业一年后,吴为山满怀信心参加了艺术类高考,被南京艺术学院和南京师范学院同时录取,在审核录取资格时却因为中技毕业工作未满两年,被两所高校先后退学。整整一年,县里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叫吴为山的年轻人是被两所大学“开除”的。1983年,吴为山不屈服于命运的安排,再次参加高考,同时被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特艺系装饰雕塑专业、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系录取。因受父亲影响,胸怀“师范”理想的吴为山,选择了就读南京师范大学,并在毕业后留校任教。

展览热潮尚未退去,吴为山又一头扎进新的创作中,他的日程计划密密麻麻,新作品既有1949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首届全体会议的人物群像,也有为二万五千里长征“零公里处”福建长汀创作的主题雕塑,还有为守岛英雄王继才塑造英雄形象等。

上世纪9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大门敞开,走出国门交流学习的年轻人多了,吴为山便是其中一员。1996年起,他先后到荷兰欧洲陶艺工作中心、美国华盛顿大学做访问学者,摆在他面前的有拿到“绿卡”的机会。一位90多岁的美籍德裔艺术家劝吴为山,“美国是商业社会,真正的艺术在中国。”就这样,吴为山毅然选择回到了祖国。在这片培养了他的大地上,有太多让他魂牵梦绕、等待他取材创作的精神宝库。海外阅历增加了他对西方雕塑艺术的认识,也让他决心在为时代塑像的道路上,走出中国风格。

“在雕塑中展开以人为核心的创作,表现一个伟大民族自强不息的心路历程,这是我矢志追求的。一个文艺工作者只有把自己的情感和民族情感融为一体,才能传递温度、弘扬道德、体现筋骨。”正是怀着这样的文化自信与自觉,吴为山首创中国现代写意雕塑之风,提出“写意雕塑”理论和“中国雕塑八大风格论”。他为时代造像,为历史讴歌,为中外文化交流发力。

2006年,《北京日报》的《吴为山雕塑感动观众》一文,报道了40多岁的吴为山在中国美术馆举办“文心铸魂”个展。他回忆:“过去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要60岁以上的著名老艺术家的作品才能在圆厅展出,时任中国文联主席的周巍峙听说后,就找了当时的中国美术馆馆长冯远,说‘艺术要有硬杠杠,年龄不该有。吴为山作品过硬,年龄不够,我借给他’。”

吴为山的作品以“诗风浩荡”的写意精神引起关注与共鸣。如今,他的作品被许多国际著名博物馆、美术馆收藏,在韩国更有“吴为山雕塑公园”。2017年10月,巴西将4.5米高的《孔子》铜像立于库里蒂巴市政中心广场,还将广场命名为“中国广场”;2018年5月,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吴为山应邀创作的马克思像回归其故乡德国特里尔市……

“如果没有高考,没有出国,没有后来我在大学里被破格提拔,没有在不同时期被发现,我觉得我是不可能有今天的。实际上,这也是改革开放不拘一格用人才的体现。我近年取得的成就,在国际上获得的认可,从本质上来讲都有时代的支撑。”吴为山说,自己是祖国大海里的一朵浪花。

杨振宁曾形容吴为山的作品“真、纯、朴”。吴为山用一把刻刀与古今中外杰出人物“对话”,铸造传承中国精神的丰碑,也在更广阔的舞台上延展着不同国家、不同文明间的“灵魂对话”,留下历史与时代的心迹刻痕。

融汇中西,市场洪流中铸魂写意

吴为山,1962年出生于江苏东台,国际著名雕塑家,现为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主席。2016年当选俄罗斯国家艺术科学院名誉院士,2018年当选为法兰西艺术学院通讯院士,2019年当选意大利艺术研究院荣誉院士。作品矗立于世界多个国家,并被国际重要博物馆收藏。代表作有《马克思》《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大型组雕》《孔子问道于老子》《超越时空的对话——达·芬奇与齐白石》《睡童》等。

1991年,因为偶然的机会,吴为山受邀为著名近代书法家林散之创作塑像。当时他没有工作室,只能在家里做塑像。“我们家总共18平方米,等母亲、妻子、孩子都睡着了,我就在家里的灯光下悄悄做塑像。”在创作中,29岁的吴为山走近了林散之的心灵和艺术,为中国文化人物塑造群像的艺术方向也渐渐明晰。

读懂“他们”,把人物塑成时代坐标

那时,吴为山看到社会转型期价值取向多元化,很多人崇拜明星、大款、老板。“当然明星、大款也都是为社会进步作贡献,但我觉得年轻人对那些历史上伟大的人物、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等忘却的话,这个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1962年,吴为山出生于江苏书香世家,在兄弟姐妹七人中排行第五。水乡是他童年快乐的源泉,而家中所藏的古书插图和陶瓷器皿上的画作是他孩提时代的艺术启蒙。1969年,吴为山随父母下放农村,11岁时开始摸索写生,画身边熟识的老人。尽管当时传统文化不受重视,但父亲仍要求他每天早上背完一首古诗才能去上学。

迄今为止,吴为山创作了《老子》《孔子》《问道》《达·芬奇与齐白石》等500多件文化人物塑像,在世界多国展览并被重要博物馆收藏,矗立在重要机构及公共空间。他说一开始的“初心”是用这些雕塑来影响民族和国家,树立文化自信、弘扬中国精神。但今天,他的“初心”增添了新的内容。“现在我希望这些中国杰出人物雕塑能伫立在世界各个角落,雕塑中传递出的中华文化的内涵和精髓,不仅能影响中国,也能沟通世界。”

恢复高考后,吴为山响应向科学进军的号召立志学医,却在1978年、1979年连续两次以一分之差落榜。似是命中注定,第三年他因美术特长被无锡工艺美校录取,学习泥塑。吴为山还记得,当年父亲送他过长江到惠山脚下求学时,郑重写下一首诗:“求医失路笑难关,从艺有期莫等闲。坐井观天终是小,大江放眼快扬帆。”

2005年12月,吴为山接到创作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组雕的任务。他走到当年屠杀现场之一的南京城西江东门,在凛冽北风中仿佛听到30万亡灵的哭泣,这成为他创作的动力。2007年重阳节的夜晚,吴为山在工作室已十几个小时未进食,刀砍、棒击、棍敲、手塑并用地忘我创作,在悲怆中追忆苦难民族的伤痛。直到夜里三点钟,在外等待的司机进屋,才发现发高烧的他已瘫倒在雕塑架下。

“父亲的诗和闻名海内外的无锡惠山泥人,是我攀登艺术之峰的起点。”吴为山回忆说。1983年,倔强的他再次参加高考,以优异成绩进入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学习。在古都南京的历史文化积淀和秦宣夫、杨健侯等名师的熏陶之下,吴为山迅速成长。

在吴为山看来,一个艺术家选择塑什么很重要,要塑那些对一个国家和民族作出杰出贡献并被历史和人民铭记的人。这也是他发起的中国美术馆“为时代人物塑像”雕塑工作坊在做的事情。另一方面,怎么塑也很重要,这就是他开创的区别于西方写实雕塑和抽象雕塑的“写意雕塑”。

上世纪90年代,有感于经济大潮涌动,社会价值取向多元,商业雕塑大行其道的社会现状,吴为山为自己设定一项创作工程:塑中华古今贤人像,以立时代丰碑,昭示来者,引领精神。

在吴为山2014年担任中国美术馆馆长之际,《北京日报》刊发了《中国美术馆新馆长不聊新头衔》,文中提到,算上中国美术馆馆长的新职务,吴为山的头衔有不少。但他最看重的还是“雕塑家”这个身份。就在不久前,新建成的香山革命纪念馆开放,其中就陈列着吴为山最新创作的大型主题雕塑,4.9米高的雕塑《毛泽东同志在香山》矗立在纪念馆的序厅正中,两侧分别是《共商国是——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百万雄师渡大江》大型主题浮雕。展厅内,还展出了吴为山创作的《胜利的消息》。

1995年,当时在南京师范大学任教的吴为山为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塑了一尊头像。费孝通曾问他:“我这个老人美在哪里?”吴为山回答:文化需要积淀才拥有永恒的魅力。而雕塑正是把一代知识分子的风貌展现出来。塑像完成后,费孝通题字:“得其神胜于得其貌”。

这些作品是吴为山平时在结束一天的行政工作后,傍晚驱车两小时赶赴河北省大厂回族自治县在深夜创作的,凌晨1点启程返回北京对他来说是常态。为保护雕塑泥稿免于日晒风吹,创作室既没有空调也没有窗户,在雕塑中他常常挥汗如雨。尽管路程奔波、条件艰苦,吴为山仍坚持高效率、高质量地完成了创作。

坚守着这份初心,吴为山将这项“没有经费”的工程一直持续至今,他创作的500余件雕塑成为一个个时代坐标,记录历史,展示历史,激励着当下的人们。季羡林先生曾赞其“为时代塑像,为文化塑像”。但这背后所下的苦功夫只有吴为山自己知道。“苦功夫不在于雕塑技巧,而是研究要塑造的对象,只有读懂了他们,才能塑造出传神的作品。”他说。

典藏活化,让更多人爱逛美术馆

在吴为山塑的一个个时代坐标中,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是他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所创作的大型雕塑。如今来到位于南京的纪念馆,这组史诗般的雕塑总能吸引每一位观众的目光,继而激起波澜起伏的情感交响。比如伫立在纪念馆门前那件11.5米高的雕像《家破人亡》,塑造了一位被凌辱悲痛至极的母亲,双手无力地托着死去的婴孩,仰天呼号。这是一位悲怆的母亲,也象征着受屈辱、被践踏的祖国母亲。

2015年,吴为山接受《北京日报》采访,透露中国美术馆今后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让躺在美术馆库房的藏品“活”起来,“典藏活化”将成为美术馆的主打品牌。

“记住历史,而不是记住仇恨。”这是吴为山塑魂鉴史的立足点。这组雕塑表现苦难、控诉罪行,虽未出现一个侵略者的形象,但正义必胜的信念和呼唤和平的心声更为深入人心。

这两年,中国美术馆多次变身“网红”。2017年“美在新时代——庆祝‘十九大’胜利召开中国美术馆典藏精品特展”轰动京城,寒冬里万余人排长队争睹艺术精品;2018年的“美美与共”展出中国美术馆馆藏的61个国家224件名家作品,其中包括毕加索、珂勒惠支等艺术大师的代表作,又现排队两公里盛况。“不是我喜欢大家冻着,我欣赏的是人民大众追求美的那种热情,证明我们美术馆办的展览受到大家的认可,这是我们美术馆人的‘自恋’。”吴为山自豪地说。

除了在南京守护遇难同胞,这组雕塑也走进了纽约联合国总部、意大利罗马国家博物馆、韩国浦项美术馆、俄罗斯国家艺术科学院等地,作品集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出版,激发起人们珍爱和平的共同期望。正如吴为山所说:“我认为,雕塑不仅仅是在塑个体,实际上也是在塑历史、塑造一个时代、塑造一个民族。”

最初当馆长,吴为山也曾经历尴尬时刻。“有一次香港一位大学的校长经过我们馆,他说‘我来看一下,就一会儿工夫,能不能看看你的镇馆之宝’。我当时非常难过,因为那时候美术馆都是临时展,没有固定长期陈列展。”到了2016年,《北京日报》发表的《中国美术馆辟专厅亮国宝》报道令观众格外兴奋,曾经躲在库房里的宝贝,真正变成了观众能随时免费欣赏的展品。文章还提到,“过去一些艺术家不愿意把作品送来,因为作品进来后就被放入库房,永远见不到面,如同打入冷宫。现在我们把收藏作品拿出来展,无论艺术家本人还是家属都很高兴。一些没有藏品被收藏过的艺术家、原本在犹豫的艺术家,都主动跑来询问入藏事宜。”

回顾30年创作史,吴为山将自己的工作归为三个部分:一是塑饱含中国精神的人像;二是把这些代表中国精神的作品传播到世界上;三是开创写意雕塑之风。“它们紧密相连,无不展现中国人的形象和精神。20多年前费孝通先生曾对我说,人一生要做好一件事并不简单,你要塑造好一代人的精神面貌。从那时起,我就坚定了这个目标。”他说。

此外,“大师讲大美”系列讲座、中国美术馆“为时代人物塑像”雕塑工作坊等也得到良好社会反响。在吴为山看来,“要通过这些行为来使国家美术殿堂的作用得到更好发挥,弘扬顶级艺术、一流艺术大师的作品,让美术馆成为化育普通大众的平台。”

典藏活化,“以美育人,以文化人”

中国美术馆还是一扇重要的国际交流窗口,“既然是国际交流的窗口,你这个窗口应该吹进来什么风,应该从里面散出去什么光,这是非常重要的——把今天中国最好的当代艺术创作推向世界,让人类文明史上伟大优秀的艺术作品吹进来。”2018年,由中国美术馆先后牵头成立了“金砖国家美术馆联盟”“丝绸之路国家美术馆联盟”,吴为山当选为两个联盟的秘书长,几十个成员国家美术馆频繁交流互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