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她曾用昂扬又温情的目光注视时代中的个人

《青春祭》剧照。

图片 1

《沙鸥》剧照。

《青春祭》剧照

新片《送我上青云》被形容成“暑期档唯一一部女性主义影片”,因题材和视角难得,获取赞声一片,完成从“几乎零排片”到“三天过千万票房”的逆袭。这部“小片”的戏剧化遭遇,提醒人们“女性导演、女性题材和女性视角”是中国电影创作中被忽视的力量,有着需要被发现和珍惜的价值。

重温张暖忻这位“第四代”女导演的代表作,让我们回看华语电影领域的“她们”曾抵达的审美高度。

8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题影展将放映张暖忻导演的《青春祭》《北京,你早》和《沙鸥》,重温这位“第四代”女导演的代表作,让我们回看华语电影领域的“她们”曾抵达的审美高度。

新片《送我上青云》被形容成“暑期档唯一一部女性主义影片”,因题材和视角难得,获取赞声一片,完成从“几乎零排片”到“三天过千万票房”的逆袭。这部“小片”的戏剧化遭遇,提醒人们“女性导演、女性题材和女性视角”是中国电影创作中被忽视的力量,有着需要被发现和珍惜的价值。

张暖忻第一次独立执导影片是1981年的《沙鸥》,当时她已经41岁。她病逝于1995年,真正的职业生涯只有14年,完成6部作品。她去世时,汪曾祺的挽联“繁花此日成春祭,云水他乡梦白鸥”里暗示了她最重要的两部作品《青春祭》和《沙鸥》,也委婉典雅地道出张暖忻作品的特点:女性柔情的视角和超越于现实主义的诗性表达。

8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题影展将放映张暖忻导演的《青春祭》《北京,你早》和《沙鸥》,重温这位“第四代”女导演的代表作,让我们回看华语电影领域的“她们”曾抵达的审美高度。

投射个人激情的《沙鸥》

张暖忻第一次独立执导影片是1981年的《沙鸥》,当时她已经41岁。她病逝于1995年,真正的职业生涯只有14年,完成6部作品。她去世时,汪曾祺的挽联“繁花此日成春祭,云水他乡梦白鸥”里暗示了她最重要的两部作品《青春祭》和《沙鸥》,也委婉典雅地道出张暖忻作品的特点:女性柔情的视角和超越于现实主义的诗性表达。

执导《沙鸥》前,张暖忻曾发表《谈电影语言的现代化》一文,在文章中,她提出当时的中国电影语言有很明显的局限,过分倚重“戏剧冲突”,拍出的往往都是“戏”,而不是自然的、生动的、呈现现实的电影。她梳理了1940年代之后的欧洲电影语言的发展,从意大利新现实主义中得到启发,认为电影的使命是发掘生活本身的戏剧并捕捉到平凡的细节。

投射个人激情的《沙鸥》

《沙鸥》的创作,可以看作她把理论付诸于现实。电影开篇是一个近两分钟的长镜头,用生活流的视听语言交代运动员所在的环境和人物动作,传达出女排运动员青春活泼的情态。张暖忻有意识地追求新的电影语言,进而改变电影的质感,这和当时整个社会求新求变的精神追求是一致的。

执导《沙鸥》前,张暖忻曾发表《谈电影语言的现代化》一文,在文章中,她提出当时的中国电影语言有很明显的局限,过分倚重“戏剧冲突”,拍出的往往都是“戏”,而不是自然的、生动的、呈现现实的电影。她梳理了1940年代之后的欧洲电影语言的发展,从意大利新现实主义中得到启发,认为电影的使命是发掘生活本身的戏剧并捕捉到平凡的细节。

主题影展把《沙鸥》和《女篮五号》安排在同一天放映,这两部影片对照着看,信息量很大。谢晋导演在《女篮五号》里突出爱情主题时,叙事的着力点仍在于女主角林小洁与女篮团队的日常互动,她的拼搏精神,无法抽离于集体团结友爱的氛围。而在《沙鸥》中,张暖忻固然呈现了队长、医生、队友,以及母亲对沙鸥的影响,但是女排团队的氛围淡化了,取而代之的是,导演的目光高度专注于沙鸥个人情感的起伏和意志的磨练。两部影片虽然同是以理想主义为情感结构,但隔着风云波动的岁月,上一辈的集体精神张扬,转化为个人激情的投射。

《沙鸥》的创作,可以看作她把理论付诸于现实。电影开篇是一个近两分钟的长镜头,用生活流的视听语言交代运动员所在的环境和人物动作,传达出女排运动员青春活泼的情态。张暖忻有意识地追求新的电影语言,进而改变电影的质感,这和当时整个社会求新求变的精神追求是一致的。

张暖忻起初完全以旁观者的目光,欣赏运动员训练中“惊心动魄的美”,后来有意识地进入运动员的精神世界,体会到“荣誉”对于运动员个体、对普通人的重要性。在“沙鸥”的身上,人们看到的是符合那个时代的激情彰显,是自我情感的苏醒和表达。

主题影展把《沙鸥》和《女篮五号》安排在同一天放映,这两部影片对照着看,信息量很大。谢晋导演在《女篮五号》里突出爱情主题时,叙事的着力点仍在于女主角林小洁与女篮团队的日常互动,她的拼搏精神,无法抽离于集体团结友爱的氛围。而在《沙鸥》中,张暖忻固然呈现了队长、医生、队友,以及母亲对沙鸥的影响,但是女排团队的氛围淡化了,取而代之的是,导演的目光高度专注于沙鸥个人情感的起伏和意志的磨练。两部影片虽然同是以理想主义为情感结构,但隔着风云波动的岁月,上一辈的集体精神张扬,转化为个人激情的投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