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重庆荣昌:让非遗文化绽放乡村“诗和远方”

图片 1

荣昌陶器、荣昌夏布、荣昌折扇,是重庆市荣昌区拥有的三大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凭借非遗特色文化,荣昌区频频亮相海内外文化经贸平台。2016年、2017年,荣昌夏布服饰两次惊艳中国国际时装周,三大国家级非遗产品走进北京奥林匹克博览会。今年5月举办的第五届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荣昌应邀设置非遗专区,集中展示荣昌三大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近百件传统与现代非遗展品的碰撞融合,让世界深刻感知了荣昌非遗的魅力。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培计划学员展示自己的研修成果。羽毛国画《牡丹》。

通过在文旅产业中深度融合非遗文化因子,初步形成重点资源带动特色集聚,重点企业推动整体发展的模式,荣昌——成渝经济带上的“非遗之城”正在崛起。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培计划学员展示自己的研修成果。西兰卡普《稻草人》。

与此同时,结合乡村发展特点因地制宜,发挥特色文化引领作用,荣昌“三大非遗”已经成为当地农民创业致富、乡村振兴的重要产业。2017年荣昌非遗项目及关联产业产值突破100亿元。目前,荣昌陶器及关联产业产值35亿,带动就业6000余人。全区共有夏布出口企业29家,年产值约500万美元以上的企业就有13家。在荣昌区盘龙镇返乡农民工夏布微企孵化园,近百家微型企业风生水起,夏布产业链条不断完善,年产值已达上亿元。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培计划学员展示自己的研修成果。蜀绣手机壳。

因地制宜做强“一片陶”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培计划学员展示自己的研修成果。黄杨木雕《秋语》。

荣昌陶器是中国四大名陶之一,100多年前就销售到东南亚地区。荣昌区安富街道现在是整个西南地区最大的陶瓷生产基地,不仅陶土资源丰富,陶产业发展也生机勃勃,已经初步构筑起陶文化旅游消费地带和陶产业链,陶文化与旅游产业迅速发展。

为振兴传统工艺,6月30日,由文化和旅游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指导,重庆市文化委员会、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主办的“非遗在社区——2017-2018重庆传统工艺振兴对话活动”在重庆举行。来自全国的近100位专家学者、传承人、研培学员和手工艺从业者汇聚一堂,通过7场分享、4个环节、3次评议、2场展览、1个主题论坛的多元形式,探讨在工业化社会,如何让非遗常在社区,传递人间的温度与温暖,在人们的生活、工作中生根发芽、落地开花。

走进重庆市荣昌区安富街道“通安小栖”民宿,青砖绿瓦掩映于一片挂满沉甸甸橙子的林间,颇有“大隐隐于市”的悠然闲适。进门便是一排青竹,房屋结构是一进四合院,主厅是一间茶室,摆满了各种精美的手工陶瓷工艺品。一对四川美术学院毕业的90后小夫妻“隐居”在这里,与当地村民一起以陶文化为基础,发展陶主题民宿,走出了一条乡村旅游与乡村文化融合的特色道路。

开幕式上,重庆市文化委员会副主任钟建波表示,只有与生产、生活结合起来,传统工艺才能获得强大的生命力。因此,振兴传统工艺需有历史的眼光,要将手工技艺传承视为工业化、城镇化背景下传统文化应对自然、社会环境变化的挑战,实现与生活的融合、适应。这场“对话”活动,目的在于搭建交流平台、相互启发、增进合作。

“通安小栖”民宿就是陶旅融合的一个产物,它的经营者是90后小伙管永双和妻子李云杉。还在川美上学时,管永双就跟随老师到荣昌采风,第一次来就被荣昌上好的陶土惊艳到了。

南京大学教授徐艺乙说:“非遗在社区是我们工作的基础,作为非遗的传统手工艺是民众生活方式的物质基础,这个物质基础的创造活动主要是在社区进行,传承人、研培学员、政府文化部门的主管领导、企业的代表等,都要对之予以关注。非遗的保护与传统工艺的振兴需要得到各方面的支持,需要每个人贡献自己的力量,让传统文化深入到每个人的心中。”

“我是工艺设计陶瓷专业的,这里的陶土我认为是最好的,能做出上等陶瓷作品。”2014年从川美毕业后,管永双和妻子毅然来到荣昌区安富街道,扎下根来,专心制作陶艺。开始是在一家制陶厂做设计,一年后有了一些积蓄,小两口决定到农村租民居,自己造窑做陶。

自古以来,荣昌安陶烧制的泡菜坛享誉全国,安陶小镇的游客接待中心便以此为灵感,以鸦屿山为门,用当地的陶土烧制成砖,建出当地依山而建的窑型。荣昌拥有荣昌安陶、荣昌夏布、荣昌折扇三大国家级非遗,以安陶和夏布为主题的非遗项目,更形成了文化旅游创意产业项目,如安陶小镇、夏布小镇、陶宝古街、古驿道、博物馆、民俗酒店等。通过资源整合、转换、研发,以非遗为主线,延伸出了高效的文化产业集群、优质文化产业品牌和优秀的非遗人才打造新模式,让荣昌这张非遗城市名片享誉全国。

这间“通安小栖”民宿,便是他们与当地通安村一起打造的以陶文化为主题的民宿。这里不仅提供了乡村旅游休闲场所,还能够收藏陶艺品、体验制陶烧陶,让陶文化在乡村文化中牢牢扎根。

作为荣昌的“代言人”,重庆市荣昌区宣传部部长赵天智从实地调研开始,将荣昌的非遗与地域文化特色一一道来。更以文旅融合,将荣昌定位为“成都、重庆两大都市周末休闲体验游目的地”,按照“游古镇,玩陶艺;织夏布,品文化”的思路,打造成渝经济区“非遗项目体验之城”。

安富街道通安村党总支书记张雪告诉记者:“通安村的民宿将会逐渐开放染布、插花、做陶等项目,充分地利用本土的陶文化,让乡村旅游与乡村文化有机融合。”

重庆市文化委员会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处处长王发荣说:“保护传承是根本,创新创造是途径。”他认为,非遗研培计划为手艺人提供了一次难得的学习提升的机会,其意义更在于促进区域之间的交流,促进非遗更好地走入社区,走进生活。他同时提出,市场认同感是目标,创作作品一定要有市场认同感,把文化转化为适应时代生活的商品,并根据市场的需求将产品进行包装转化。

通安村所在的荣昌安富街道,除了围绕陶产业进行优化升级之外,还拓展融合发展思路,打造“安陶小镇”,强化特色小镇产业发展的“根本”,着力挖掘陶历史和陶文化,大力培养陶人才,培育和发展陶市场,打造宜居宜游、宜业宜商、安民富商的陶文化主题特色小镇。

苏州工艺美术职业学院手工艺术学院院长及传统工艺贵州工作站站长介绍了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培计划开展的情况。他表示,近年来,工作站依托苏州深厚的传统工艺与文化资源,对西部传统工艺产区进行调研。针对贵州、重庆、新疆等西部地区具有发展潜力的非遗项目传承人群、民族工艺企业管理人员的不同需求,采取分批次、分类型、分项目,以同区域的传统工艺项目研修、同一区域的传统工艺综合项目研修、跨区域的同一项目研修等形式,安排相关人员到苏州参加学习。在研培教育之后,建立长效跟踪机制,对学员实施效果检测、结果跟踪、延续服务。在此基础上,结合研培计划,将专业实践实习课堂开到传统工艺社区中去,促进研培计划良性发展,让成果更好地促进传统工艺发展。

安富街道现有文创企业40余家,规模制陶企业15家。2015年以来,随着安陶小镇游客接待中心、陶宝古驿道、陶宝古街等旅游设施项目先后落地建成,2017年,安富街道陶产业年产值35亿元,接待游客30万余人次、旅游收入近1亿元。今年一季度荣昌全区接待旅游人次172.68万人,同比增长27.05%;旅游总收入51804.45万元,同比增长36.12%。

[研讨进行时]

围绕做强“一片陶”,荣昌在抓非遗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同时,还重点打造荣昌陶瓷工业园,采取了一系列精准招商措施。先后引进唯美集团、惠达卫浴、金意陶陶瓷集团、简一陶瓷有限公司、北京创导工业、北京奥福等一批国内高端陶瓷项目,项目总投资92亿元,达产后年产值预计100亿元以上,力争落地30—50家电子陶、环保陶、生物陶、打印陶科技型企业,推动产业集群达到300亿元左右规模。

“非遗在社区”的创新与多元发展

根植传统文化做靓“一匹布”

来自重庆的蜀绣传承人王晖通过自己的经历,解读了让作品重生的理念与思路。她通过从民间搜集的带有绣片的香囊、抱枕、团扇、杯垫等随处可见之物,从中寻找物品背后蕴含的文化与灵感,在纹样、造型设计、面料、刺绣针法、工艺等方面进行再创作。

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重庆市荣昌区委书记曹清尧在西装上别了一朵引人注目的红艳“海棠花”,引发了一场小小的“海棠旋风”。这朵特别的“海棠花”,便是以苎麻为原料编织而成的荣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荣昌夏布制作的衍生品。

来自贵州土家族的刺绣学员马利亚同与会者分享了她的江南春意浓、土家摆手舞等绣品。她在参与研培计划后,开办了印江土家族苗族桃源锦绣绣纺,手把手地带起了一批徒弟。

已有1000多年历史的荣昌夏布,以“轻如蝉翼、薄如宣纸、平如水镜、细如罗绢”的特点而闻名,早在清朝康熙时期,就已远销朝鲜、日本等国家。2017年,荣昌夏布及关联产业产值达31亿元。

学员袁龙艳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的学校任教。其间,她一边继续学习蜡染刺绣技艺,一边开展教育教学。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使小花苗的刺绣、蜡染可以受到更多人的关注。“小花苗的刺绣、蜡染很美,可惜只在当地发展,我希望把我们的文化传播出去,让我们的手工艺刺绣、蜡染与旅游结合,与市场接轨,与生活结合。”袁龙艳表达了自己的心声。

位于长江流域川渝交界处的荣昌,有适合苎麻生长的特有地理气候优势。夏布不仅成为了特色文化,更是深植于乡村生产、传统生活的血脉里。

40多岁的返乡农民工王光荣没有任何美术基础,在经过研培学习后,从事苗绣经营的他懂得了如何将彭水地区的景点融入到刺绣作品中。如今,他已带动约300人就业。

“幺妹要勤快,勤快要绩麻,三天麻篮满,四天就满了弦,幺妹就把麻团挽。”在重庆市荣昌区盘龙镇石田二村,记者见到了正吟唱夏布神歌的荣昌夏布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颜坤吉。现年88岁的颜坤吉,正是荣昌夏布的第27代传承人。

南京艺术学院文化遗产保护系主任陈红雨在评议中表示,学员们通过研培,不仅意识到现代与传统融合的重要性,还引入了新的材料,结合自己的特点做了创新。学员在传统工艺概念、意识上的转变,又会进一步促进企业的创新转变。

康熙五十二年的“湖广填四川”,位于广东的颜家祖辈来到重庆荣昌盘龙镇,开始了织夏布的营生。自小耳濡目染的他,8岁开始挽麻子,12岁就会织布了。割麻、打麻、绩纱、挽麻团、牵线、穿扣、纺织……十几道工序完全手工完成。

重庆市文化研究院院长、重庆非遗中心主任刘德奉说:“学员参加研培前后的作品,差别非常明显,但传统工艺传承在路上,还需不断努力,传承要与发展相结合。”他认为,根据需要,机械可成为手工艺发展的补充,应重视时代性与生活使用功能,让传统文化逐步适应现代人的生活需求。

颜坤吉的儿子,67岁的颜太贵是荣昌夏布区级传承人。当时由于家里没有田土,全家要靠夏布织造来维持生计。为了传承这门技艺,长子颜太贵跟他一样,在8岁时就开始学挽芋子,年轻时就成为父亲的得力助手。当两位老人渐渐离开这个行业,这个家族的传承故事依然在继续。颜坤吉的孙女颜先英如今也从事夏布生产行业,见证荣昌夏布从一张张乡土织布机上,如何飞向国际舞台大放异彩。

刘海龙是黔江石鸡坨土陶传承人。在参加研培学习后,他开始尝试制作工艺性更强的茶具、摆件、装饰品等物,一个碗过去卖5元钱,现在好的能卖上百元了。他的收入也从曾经的每天50元,一跃在重庆非遗博览会上接了近10万元订单。

中国十佳时装设计师张义超对荣昌夏布情有独钟,多次携荣昌夏布创意作品,登上国际国内舞台,包括在北京恭王府举办的“锦绣中华——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服饰秀”,在澳大利亚珀斯举办的“中国沉思:时尚之旅”时尚艺术展上的惊艳亮相让中西方对传统东方美啧啧赞叹。在“荣耀中国草·昌盛巴渝根”荣昌夏布创意作品发布会,60套融合了荣昌夏布工艺与陶文化元素的夏布创意作品,登上了中国最具国际影响力的时尚平台——中国国际时装周,向全世界展现了荣昌源自千年传承的文化自信和独特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