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追忆苏师叔阳

图片 1

图片 2

近来,心里很难受,童道明老师刚走,苏叔阳老师又走了。

当代著名剧作家、作家、文学家、诗人苏叔阳,7月16日晚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1岁。苏叔阳196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党史系。历任北京中医学院讲师,北京电影制片厂编剧。1956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中短篇小说集《婚礼集》《假面舞会》《老舍之死》《月神集》《我是一个零》,话剧剧本《家庭大事》《飞蛾》《太平湖》《灵魂的审判》,电影文学剧本《夕照街——苏叔阳电影剧本选》《周恩来——伟大的朋友》《永远的进行曲》《烈火》,参与电影《新龙门客栈》的创作,出版诗集《关于爱》《世纪之歌》,散文集《晨思所爱》《梦里青春》《中国读本》等。长篇小说《故土》获首届人民文学奖,传记文学《大地的儿子——周恩来的故事》获国家图书奖,散文集《我们的母亲叫中国》获“五个一”工程奖、儿童文学奖、中国图书奖,《中国读本》获“五个一”工程奖、国家图书奖等。他创作的话剧《丹心谱》、《左邻右舍》,上演时更是轰动一时。

知道苏叔阳老师的名字是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出话剧《丹心谱》的时候。“文革”期间,北京人艺改名为北京话剧团,我曾看过北京话剧团演出的话剧《云泉战歌》,看完我非常失望,心中神殿一般的北京人艺就是这样?直到看了《丹心谱》,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好剧院要靠好戏撑着,而苏叔阳就是会写好戏的人。

追忆

后来知道苏叔阳写《丹心谱》的时候,他还是北京中医学院的老师,就更佩服他了。

艺术家身上所有可贵的品质他都有

以后我就和苏叔阳老师认识了,我曾问他:“苏师,您是学中医的吗?”“不是。”“那您怎么在中医大学当老师?”“学中医必须学中国传统文化、学中国古典文学,要不,连医书都看不懂,怎么给人看病啊?”

得知苏叔阳去世的消息,文艺界很多友人都深表悲痛。

后来我参加了上海电视台拍摄的、根据苏叔阳老师的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故土》,我在里边饰演一个中医按摩师,通过这部戏,我进一步感受到苏师对中国医药是多么熟悉!他写的戏是多么生动!

著名戏剧人李龙吟立刻写下追忆长文:“今年让人难受,童道明老师刚走,苏叔阳老师又走了。我知道苏叔阳老师的名字当然是在北京人艺上演话剧《丹心谱》的时候,看了《丹心谱》我明白一个道理:好剧院要靠好戏撑着。苏叔阳就会写好戏。我和苏叔阳老师认识了,我顺嘴叫他苏师,他答应。我曾经问过他:‘苏师,您是学中医的吗?’‘不是。’‘那您怎么在中医大学当老师?’‘学中医必须学中国传统文化,学中国古典文学,要不连医书都看不懂,怎么给人看病啊?’和苏师在一起总是快乐的,他知道的太多了,又健谈,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可谓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苏师知识渊博。有一次,我和苏师一起去长沙看湖南话剧院重排的《万水千山》,苏师讲起长征的历史侃侃而谈,他知道许多长征中的具体的事件和生动的故事,那一次我们一起度过了我非常受教育的几天。这几年,苏师的身体一直不好,做过几次手术,还摔过跟头。有时我们见面,我总是劝他注意身体,不再和他谈工作上的事。没想到,苏师这么快就走了!我们会永远记得苏师,记得他那为中国新时期话剧作出重大贡献的《丹心谱》,记得他创作的反映知识分子拳拳之心的电视剧《故土》,记得他创作的电影《周恩来——伟大的朋友》,把周总理和艺术家的关系写得那么感人。他是一个大才子大善人。苏师!走好!”

和苏师在一起总是很快乐,他知道的太多了,又健谈,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可谓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有一次和金斗哥一起商量为北京曲艺团搞活动的事,在谈到邀请嘉宾时,有人提出请苏叔阳行不行?金斗哥说:“太行了!他一个人就是一台戏。”说相声的能对苏师的口才如此看重,可见不一般。

和苏叔阳同为北京人艺荣誉编剧且共同参与过电影《新龙门客栈》剧本创作的著名编剧何冀平表示:“苏老师写《丹心谱》的时候,我还在中戏念书,当时就想,什么时候也能给人艺写个戏,能有这么大动静。苏先生有文才有口才,还有风采,后来偶尔有些场合相会相谈,最近一次好像是前年文联会上……愿他一路走好,安息。”

记得有一次参加苏师的学生舒子原的诗歌朗诵会,苏师发言祝贺,谈到诗歌创作要懂得音律,不懂得音律就会闹笑话,苏师说:“中国有句老话,说这个人说话‘缺五音少六律’,什么意思呢?就是中国话是讲音律的,不懂就要出问题。有一首有名的歌,作曲不懂得四声和音律的关系,明明唱的是北京,可听起来这味儿:‘啊——备井啊备井!’这不成河南话了吗?”逗得在场的人捧腹大笑,同时又在笑声中明白了一个基本的道理。

曾经参演过苏叔阳编剧的话剧《太平湖》的著名演员冯远征也悼念道:“大师一路走好!”

苏师知识渊博。有一次,我和苏师一起去长沙看湖南省话剧院重排的话剧《万水千山》,苏师讲起长征的历史侃侃而谈,他知道许多长征中的具体事件和生动的故事。我们一起愉快地度过了几天,也是我非常受教育的几天。

2018年年底,由水木川传媒有限公司发起的文化项目“向剧作家致敬2018”暨苏叔阳作品展演在北京启动。选取了苏叔阳戏剧作品中的三部作品——《飞蛾》、《月光》和《萨尔茨堡的雨伞》,苏叔阳当时偕夫人左元平出席了启动仪式。仪式上,著名剧作家费明说:一个真正的剧作家,应当是对其所处的时代具有批判精神的、更应当是怀有天然的悲悯之心甚至是“莫名”的使命感的,苏叔阳无疑是担得起这样的称呼。得知苏叔阳去世的消息后,参与了苏叔阳作品展演活动的戏剧制作人李歌表示:“苏叔阳先生是我们‘致敬剧作家’活动第一个致敬的剧作家。能在先生还在世时,把他的作品搬上舞台,是先生的幸事,更是我们的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