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供品

摘要:
中秋节前一天,瓜果市热闹得很。唐家二婆连转七八个西瓜摊,竟没相中一个瓜,够挑剔的!别怪她,二婆要买供品,马虎不得。八月十五月儿圆,西瓜月饼敬老天,老规矩。老百姓信奉老天爷之风,实在刮得太久了。遥遥上

眼下正是旅游旺季,也是北仑区春晓镇瓜果上市的季节。在通往该镇洋沙山的道路两旁,农户的瓜果摊成了一道特别的风景。春晓镇咸昶村的俞国倍种有梨头、葡萄和桃子等水果。现在正是黄花梨的成熟期,俞国倍打算去洋沙山路上摆摊。“在风景区做些零售,收益也不错。”俞国倍说。从去年开始,到了旅游旺季,俞国倍就到洋沙山路边上设摊,尤其是在七八月份,他基本上天天都要去,每天的收入少则一两百元,多则上千元。“每天拉出去的货几乎都能卖完,卖得好的时候,还要再拉一些去。”咸昶村的王朋飞也经常骑着装载水果的三轮车,撑把大阳伞,到洋沙山路上叫卖。他说,前段时间西瓜旺季时,在景区开饭馆的人经常到他那里买西瓜。咸昶村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笔者,每天下午四五点钟开始,摊子会渐渐增多,有时候可以持续到晚上9点多。“很多在附近上班的人,下班时也会在农家摊位上选些蔬菜水果回家,看中的就是新鲜。”正如那位工作人员所说,傍晚时分,摆摊的农家果然多了起来,他们将西瓜、梨头、葡萄等在摊位上摆开,其中还有不少农家卖南瓜、辣椒、丝瓜、空心菜、韭菜等新鲜蔬菜。笔者粗略估计,大概有二三十个摊位散布在大路两旁,俨然成了一条果蔬“夜市”。据一果农透露,前段时间他每晚可卖掉西瓜100余斤。一位来自大碶的顾先生正在一个果摊前挑选葡萄,“现在正值暑假,就带着孩子来洋沙山玩。准备回家了,就顺便带一点水果回去。”顾先生拎着一串葡萄笑着说。此外,也不少游客喜欢直接到农家地里去采摘水果。笔者看到,有两辆车在附近停下,车内出来5个中年男子,其中一个朝地间高喊:“老王我带了一群朋友来吃葡萄了。”老王是咸昶村的水果种植大户,几年前栽种了8亩地的葡萄。“他的葡萄我吃了2年了。”那位中年男子这样说道。去年夏天,他带着家人去洋沙山玩时路过这里,看见农田里成串的葡萄很是诱人,一家人边摘边吃,吃饱后又打包了好几箱回家。就这样,一回生二回熟,从那以后,每到葡萄成熟季节,该男子就隔三差五约上几个好友来采摘葡萄。然而在马路边上摆摊,是否会影响交通呢?春晓镇城管行政执法有关负责人表示,“农民兄弟自产自销是件好事,我们要做的是引导他们规范买卖。”据了解,很多农户的田地就在道路两边,为了方便农户们销售瓜果蔬菜,城管执法大队专门在附近开辟了一块空地;同时,为保证道路环境整洁,执法大队工作人员要求农户们对自己的摊位进行卫生清理。据悉,每到农产品销售旺季,当地政府就会联系各个景区、企业、收购商等,在农户与需求方之间搭建平台。而到了每年的旅游旺季,该镇还会举办采茶节、金柑节、品瓜节等活动,向游客展示当地新鲜美味的瓜果蔬菜。

中秋节前一天,瓜果市热闹得很。唐家二婆连转七八个西瓜摊,竟没相中一个瓜,够挑剔的!别怪她,二婆要买供品,马虎不得。“八月十五月儿圆,西瓜月饼敬老天”,老规矩。

老百姓信奉老天爷之风,实在刮得太久了。遥遥上下五千年,一脉相传绵延不绝。年轻人呢?有相信的,也有不信的。也有的喜欢脖颈上挂个廉价的十字架,去信外国的“老天爷”去了。看来,人哪,总得找个方式麻痹愚弄自己。他们当中的许多人,虽也说不清十字架的来历,说不清耶稣何许人也,但他们会比照蓝眼圈大鼻子在自己胸前划十字,求神佑护,与唐家二婆一样迷恋着并不存在的天堂。

八月的下半晌,风就有些凉了,卖瓜的小伙子还是敞着怀,胸前的十字架闪闪发光。摊前竖一块小木牌,上头写着五个不规范的黑体字——“顾客是上帝”。

转来转去就转到最后,实在经不住年轻汉子巧舌如簧,二婆就买他一只瓜。瓜包熟,价就高。二婆顾不了许多,你想呀,供品不能切口验,花大价钱买个保险。二婆正提瓜往外挤,与邻家嫂子相遇,问起瓜价斤两,嫂子就有些吃惊:“哎呀呀我说二奶,你老八成遭人坑了。瓜价高不说,哪能有那斤两呢,打眼瞧得出来。”于是就找秤称,果然少了二斤。

瓜摊前,二婆找回头账:“小伙子呀,十斤重的瓜你咋就称出个十二斤呢?年纪轻轻咋能这么做生意!”

小青年不认账,笑说:“老人家想清楚了,哪个说它十二斤呵,我明明收你十斤瓜钱——五块钱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