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哪位开国将军多次自请免职被中央否决?_军事历史_好文学网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央领导人曾多次谈到要抓紧培养接班人和建立干部退休制度的问题。1979年邓小平提出,要把培养选拔中青年干部、改革干部制度作为当下最紧迫的任务来抓。1982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邓小平将干部新老交替问题比作“一场革命”,并大声疾呼:这场革命不搞,不只是四个现代化没有希望,甚至可能要亡党亡国。9月召开的党的十二大对干部退休问题作了明确规定和要求。

  在叶剑英元帅诞辰98周年之际,我们将历时八载撰写的《叶剑英传》奉献在读者面前。

宋时轮由衷拥护干部退休制度。1981年后,他多次向中央军委请求免去他军事科学院院长的职务,让年轻同志及早进入领导班子得到锻炼,使单位领导班子成为更加朝气蓬勃的战斗指挥部。对于这一要求,中央军委没有马上同意。宋时轮一面继续集中精力领导院里工作,一面积极做好部、室领导班子的调整配备,努力为院领导班子的新老交替创造更好条件,以实现他在退下来之前“不仅要当好军科院长,更要当好新老交替过渡人”的心愿。党的十二大以后,他再次向中央军委提出退出领导岗位,并在当年参加军委扩大会议期间当面向军委领导人谈了自己的想法。

  这部书经中央军委常务会议讨论审定,最后报江泽民主席审批同意出版。邓小平同志题写了书名。

在得到军委同意、接到离职命令后,他心情十分激动,在军事科学院召开的欢迎院新领导班子大会上和以后同老同志交谈中多次谈到:“从军科领导班子的新老交替中,我们看到了党的十二大确定的关于实现干部队伍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方针正在扎扎实实地一个单位一个单位地得到贯彻落实,党的事业必将更加兴旺发达、蒸蒸日上”,“老同志年事已高,体力精力都不如以前了,再不退下来,难免要影响工作,特别是如果因此而压抑了年轻同志的成长,妨碍了新老交替的进程,那可就要误党误国了。退下来的是个人,前进的是党的事业。”

  叶剑英元帅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和军事家,是我们党、国家和军队的一位德高望重的领导人。叶剑英的一生,同现代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历史联系在一起,与中国人民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宋时轮周密细致地做了大量的交班工作。他首先认真总结自己的工作经验,搞好交班材料。宋时轮在军事科学院担任领导职务28年,其间任院长13年,参与领导军事科学院自建院以来的各项重要工作,积累了组织领导单位工作的丰富经验。他尽力查找有关资料,认真阅读研究,确定总结材料的主题思想、大纲细目及重要观点。材料写好当天,他没有午休,一气看完,字斟句酌地修改,深夜12点还把秘书找去帮助查对一些数据资料,直到凌晨一点才最终定稿。这份长达1.8万字的《军事科学院十三年工作回顾》,对军事科学院13年来的全面建设和以科研为中心的各项工作取得的成绩和积累的经验作了全面的总结,对当时存在的问题及解决办法提出了中肯的意见和建议。其中重点总结了13年的基本经验,即一要大力加强党委的领导,制定和实行正确的军事科研工作方针;二要勇于改革,努力创新;三要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以此作为军事科研工作的基本方法;四要按照“四化”要求,努力造就一支又红又专的干部队伍;五要以军事科研为中心,全院各部门各单位团结协作,共同奋斗,不断创造全院全面建设的新局面。这份文稿在院领导班子调整命令下达后仅仅一个星期便及时送到了各部、室、社征求意见,对军事科学院当时的工作和后来的发展具有很好的指导作用,受到了新领导班子和全院人员的一致好评。

  他在党的领导下所作出的巨大贡献,将载入中华民族的史册,为人们永远怀念。

其次,积极为新领导人在生活上工作上提供方便和支持。当时军事科学院的物质条件比较清苦,要马上腾出一两间办公室、一两套宿舍十分困难。为给新领导人尽快提供基本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宋时轮一面与退休的领导同志商量,率先做出榜样把自己的办公室腾出来;一面指示营房部门立即调整住房,给新领导人安排临时住处。他要求总部给他另换一处房子,把自己的离单位较近的住房腾出来给新领导人使用。

  八十年代初,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军事科学院承担了编写叶剑英元帅传记的任务。院里从各学术部、所抽调人员组成编写组编写《叶剑英传略》。

宋时轮在工作上也给予新领导人以大力支持。交班工作开始后,他一再鼓励新班子,在坚持正确科研方针的前提下,要创造性地工作,对过去决定的事情,要根据情况的发展变化,该坚持的坚持,该废止的废止,该修改的修改,千万不要顾忌哪些是他当院长时决定的。在他继续领导编纂《军事百科全书》过程中,有什么重要决定,都及时向院领导报告,最后按院领导的决定去办。他对院里工作有什么想法,听到什么反映,认为有必要的,在告诉院领导时都会申明:只是提供参考,请院里调查研究后决定。如此细致周到的交班工作,反映了宋时轮在执行党的决定时高度严肃的态度和优良的办事风格。

  在粟裕政委、宋时轮院长直接领导下,先后由李振军副主任、相炜副政委、谭旌樵副院长具体负责分管编写组工作。参加撰写《传略》各章执笔完稿的有:组长许卓亭副组长范硕,以及成员:李鹿辉、张烈山、童德先、雷光鸿、丁家琪、杨祥伟,倪素英(负责资料)、吴祥顺等。经四年努力,
1984年5月,写出10几万字的《叶剑英传略》送审稿。宋时轮院长审阅后,特请奚原、莫阳、王时春、雷英夫等领导和专家帮助审阅书稿。接着,院里将《传略》送审稿报送中央军委和中央文献研究室审定。1984年7月,宋时轮院长指示编写组成员分别返回各部,留下范顾、丁家琪、倪素英三人继续兼顾完成书稿。1986年10月,叶剑英元帅与世长辞。编写组留守同志在加紧修改《传略》书稿的同时,投入起草叶帅悼词、碑文及编辑《萦思录——怀念叶剑英》等工作。1987年1月,经军委审定批准的《叶剑英传略》由军事科学出版社正式出版。至此,编写工作告一段落。

  从1988年开始,已纳入中国军事百科全书编审室(后改为军事科学院军事百科研究部)编制系列的《叶剑英传》编写组接受新的任务,着手撰写由中央书记处和中央军委决定出版的九部元帅传记之一的《叶剑英传》。

  《叶剑英传》编写组由范硕任组长,先后参加的成员有丁家琪、倪素英、金立听。在院党委常委的领导下,进一步收集资料,调查访问,重新撰写。

  经过五年的努力,至1992年陆续写出50章70余万字的初稿。在写作过程中吸取了《叶剑英传略》和其他有关著作的研究成果。初稿完成后,在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不断补充核实材料,先后对书稿进行了五次较大的修改。

  1993年2月,完成送审稿。

  在此期间,军事科学院历届院党委、院首长和各机关对《叫剑英传》编写工作自始至终都十分重视,积极领导。郑文翰、蒋顺学、赵南起院长,王诚汉、杨永斌、张序三、张工政委亲自听取传记工作汇报并给予指示。李际均、糜振玉副院长多次审阅书稿,并提出修改意见。王祖训副院长在后勤保障方面给予了大力支持。军事百科全书编审室(百科研究部)领导莫阳、郭树元贺捷生等先后分管传记编写工作,尤其是贺捷生重视组织领导帮助解决困难,作了大量工作。院里各学术部领导和专家对传记编写工作,也给予了支持和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