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万年曾参加对越反击战 越军叫嚣活捉张万年_军事历史_好文学网

《张万年传》 本书写作组 编 解放军出版社

自卫反击战打响时,张万年为“铁军师”师长。张万年熟悉地形和敌军特点,因此,敌军既惧怕又恼怒,打出了“消灭一二七,活捉张万年”的标语口号。

1979年3月3日19时,张万年接到军首长指示:因正面进攻某市的部队尚未赶到指定位置,总攻该市的时间改为4日早上7时。正准备渡河的某团二营和火箭炮营当即奉命停止行动。

张万年陷入两难之境。后面的部队停止渡河,已经过河的两个营就呈孤军突出之势。若夜间对方部队突然重兵压来,展开攻击,两个营势必背水作战。如果不撤回来,则有被对方吃掉的危险。可是,对方一旦重新占领河对岸,加强防守,再次渡河将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广州军区首长和张万年一样着急。是撤回,还是不撤?广州军区前指也在犹豫。军首长的意见是,将渡过河的两个营撤回北岸,他们提醒张万年说:“真的让对方一下吃掉两个营,损失太大,还是稳妥一点好。”

面对开战以来最严峻的考验,张万年一支接着一支地抽烟,大脑急速运转着。他迅速让自己冷静下来,反复考虑利害得失,很快定下了决心,并上报军首长:以攻为守,“指南打西”,搞乱对方的神经,提前瓦解对方重兵可能对我过河部队的攻击行动。

张万年的决心充满了勇气和智慧。军首长及广西前线首长批准了他的部署。武汉军区副司令员周世忠也对张万年的这一决心非常欣赏,他要军首长转告张万年:“沉住气,既要指南打西,就要打得像真的一样,炮火要猛烈,让对方整夜都处在惊慌失措之中。只要坚持到天亮,我们就赢了!”

张万年以攻为守、指南打西,搞乱对方的行动奏效了。对方被我军炮兵和步兵的“异常活动”搞蒙了,匆忙进行了一夜的紧急调动,根本无暇顾及“铁军师”控制的渡口。张万年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个充满凶险和不测的夜晚将平安度过。

张万年彻夜未眠组织指挥着战斗。这一夜,他整整抽了七包香烟!

正当张万年准备走回背后100米远无名高地上的指挥所时,前指所在的山头上突然传来一阵枪声。张金秋疾步跑来,向张万年报告,对方的特工队袭击了张万年的指挥车,车上被打了16个弹洞,译电员不幸牺牲。

前指刚刚恢复平静,电话铃骤然响起,军里指名要找张万年。张万年接过电话,是军长诸传禹,口气很严厉,连问两次他是不是张万年。张万年很纳闷。诸传禹说:“人家电台正在广播,说他们的特工队把‘铁军师’师部消灭了,还活捉了师长张万年,正在押送途中!”张万年火了:“胡说八道!”军长还不放心,要张万年说出自己的位置,张万年说:“我就在河岸边。”并报告了具体地名。“离前沿多远?”“100米。”军长因担心他的安全而发火道:“你看看条令,你的指挥所应当在什么位置?”张万年半开玩笑地说:“军长,上战场打仗,还能带上条令?”他非常清楚,在山岳丛林地带作战,指挥不靠前是绝对不行的,这也是他在溪山学习考察的亲身体会。

4日6时30分,某团一营、三营分别占领进攻出发阵地。由于二营未能按时渡河和占领进攻出发阵地,张万年紧急命令该团改变部署,改由三营主攻,二营担任预备队。7时,战斗开始。经过激烈战斗,“铁军师”提前完成了第三阶段的战斗任务。

上不愧党、下不愧兵

张万年1944年参加八路军,1945年入党。先后担任排长、连副政治指导员,团通信股股长、作战股股长,第一副团长兼参谋长,“塔山英雄团”团长,广州军区司令部作战部科长、副部长,“铁军师”师长、军长,军区司令员,中央军委委员、解放军总参谋长,中央军委副主席等职。1993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曾先后五次荣立大功。

张万年任“塔山英雄团”团长期间,该团在大比武中一路过关斩将,力压群雄,勇夺桂冠。1965年,因受“突出政治”的冲击,张万年从“红典型”变成了“黑典型”。1971年8月,他已被中央军委任命为军参谋长,命令还未宣布,“九一三事件”发生了。他不仅任职命令被压了下来,而且接受组织审查近3年时间。当时的“铁军师”政委曾在“林办”当过多年秘书,林彪集团覆灭,这个人自然受到审查。为了查清张万年的问题,有关人员多次找其调查,得到的回答是:“他怎么会知道,我又怎么敢让他知道这个事!张万年对毛主席的感情那么深,他是军区学毛着积极分子,又是忆苦思甜的典型。我要是告诉他,他当时就能毙了我!”1974年7月,时任武汉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代表军区党委宣布:“铁军师”是党的部队。党对“铁军师”是信任的,包括你们的师长张万年!

1979年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张万年的“铁军师”打得异常精彩,《解放军报》1979年5月12日刊登的长篇访谈《杀鸡用牛刀——师长张万年谈集中兵力打歼灭战问题》,邓小平对他赞赏有加。

走上军委领导岗位后,张万年给自己定的座右铭是:“上不愧党、下不愧兵,鞠躬尽瘁、死而后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