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 // 云雨八图 – 急雨叙

晚来急雨。借的语言,有隐匿;蹒跚在诗的长路上,此处应该出现驿站。其实是想象人,还在自己家里。隔窗观,雨丝扭捏如芭蕾舞,如蛛丝马迹。不正确的描写,表明意识形态的邪路,你还在走。必须思想开小差。真的开了。此去,雨在巴山,此去,雨在沅、澧。此去,雨在历史的拐弯处;掀翻三重茅的雨,哭一江春水奔腾的雨,哀一个朝代的雨。不好。难道不是知时节的雨。什么时节?晚来听窗外千树如诉、如泣,惊醒一梦黄梁的雨黄梁何所在?山巅、深涧?都不是。是你的心中有恐慌、疑虑成渊壑。它带来弗洛依德之踵,狂踢神经。语言,张惶失措,落入想象的黑。唯有攀爬。左边,抓住强词,右边,抓住夺理。由此,急雨,急出一场闹剧。让你看到,暴烈的雨,已经是帷幕天垂。语言的镜像纷至沓来。观者如你,不得不看到,雨中,有你的先贤。他们在万物中布下了语言的陷井。无所不在。逃避,成为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