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冷之地(三)

大地之力,抖动、奔腾、摇晃。一下子涌出布满屏幕语言废墟,借机展览情怀是情怀么?过分的喧嚣,全部来自意识形态的矫饰,悬挂痛哭有什么用呢沉默,才是表达必须承认不能侮辱大地。不欺骗自己;用权力,用对物质的贪欲不能靠皇天有鉴。根本靠不住妈妈的葱茏,茂盛,都是现象痕迹,多么不重要。时间的转动,仍然在加速。如果站在另一个维度观看。譬如站在天狼星上静谧降临正视静谧。想想眼前的困境,好多呀。多如法律条款有时,我觉得自己只是囚于法律的兔子,妄想鸟。奔跑或者一飞冲天;是引力的敌人。朝堕落的反方向堕落。好像接近了时间真相。其实,只是无奈的想象语言的力量终归有限。永远不可能再造大地。语言的归宿,不过是在纸上它让绝对的道义,从自身的废墟中飞出是什么呢?一只鹤,或一头青牛?僭越的努力如此急切。如此悲剧。

下篇    旧北川

个人觉得本次社会实践最该多花点些时间的地方是旧北川(北川地震遗址)。但我们的社会实践总是处处有奇葩,所以这个最该久待之地我们并没有任何的停留。

仓促离开的原因说出来有些滑稽搞笑:带我们去新北川的司机说旧北川已经成为一个旅游景区,到处都有摄像头,开车经过不收钱,但如果下车参观拍照被摄像头发现就会有人来收钱了。司机为我们着想,他只是开车带我们在旧北川沿路跑一圈,然后直接前往新北川。

整个地震遗址根本没有一个所谓的大门,这里只是纯粹的废墟,荒无人烟,真不知道那些坐等收钱的老大爷老大妈们会在哪栋摇摇欲坠的楼房里,全神贯注地看着监控录像。当然,我更不相信中国旅游部门已经强大到了能用监控摄像头来检查逃票的地步,还更别提参观灾后遗址收门票会不会引发社会争议······那时已是下午五点多钟,司机这种明显欺负我们智商的行为我只能理解为他急着收工想回家吃饭。

说这里最值得久留,其实只是因为我喜欢这种身处废墟的感觉。在这里,一片荒凉阴霾之中,很容易保持一颗寂静的心。很抱歉的是,面对所有的残垣断壁,残砖废瓦,我感受到的并不是哀伤,也全然无法令大脑去回想四年前的惨烈,有的只是静谧,甚至是静谧带来的惬意。

我没有拍照,甚至没有很方便地在车上沿途录像。因为感觉这样的场景只能用双眼去记录,如果转化到二进制的世界里,似乎一切就变味了,再高的像素也会失真。    

非常遗憾不能在这片废墟之中随意走走。如果真能行走或静坐在这样的废墟之中,耳机里放着Nirvana的歌曲或许将是绝配。柯特·科本幽暗窒息的吟唱和阴惨绝望的曲风本来就来自废墟,来自他的出生之地——美国小镇阿伯丁。这个昔日繁华之地一旦再也没有了可供利用的矿产,就在一夜之间被毫不留情地废弃,留下来的人只能瞬间陷入压抑的荒凉和绝望当中。在斯蒂芬·金的小说里,多的是这种地方,例如,撒冷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