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瘦的雨 | 纯 净

默默注视这目光是泉水叮咚的那种纯净不用竖耳就可以听到流动的脆一开口说话呀眼睛一闪一闪的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是清泉上飘动的花生香,也生情瞬间就有了喝过三两酒的热剥落厚重的俗尘童心有了初生的鲜嫩一股沉醉慢慢成型直到目光流动成纯净的泉直到翩跹的话语放牧香,抖落情2019.3.12

 
 楼漂亮极了,我不曾看过漂亮的楼,但我一眼就认定了这一定是最漂亮的,高耸的好像撕裂天空的剑,不知不觉我已走到门前,门前有好多石阶,上去的是陡峻笔直的,困难的爬行到顶,看下面竟懒懒散散的卧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好像还带着几条活泼的鱼在跳舞。

 我抬头望了望天,天很蓝,蓝的吓人,好像还有散落在空中的萤火虫在一闪一闪的,真是神奇。

 
站在老槐树的身后,我的心偷偷的接收了那散在人间的歌声时,我忘了眼前美丽的楼,我追溯根源,看见个漂亮的女人,漂亮的女人定是穿着华丽长裙的,她的头发如幕布样漆黑神秘,她微笑浮我耳,淡香扑过时我断定我这个认知是世界上最正确的,她美丽,优雅,纯洁,她神奇的有我所有爱的样子,她带着救赎的歌,她的歌是带着怀旧老电影的暖光,我虔诚的站在下面,看着自己污秽的魂被洗净,我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