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3

46岁守寡杀入职场成为巴菲特最重要的女人,又把美国总统拉下马

如果说电影《华盛顿邮报》让你见识到了这份家族报纸和这群报业人的勇敢,那么凯瑟琳格雷厄姆这部自传则能帮助你了解美国新闻界背后更多的故事。从上流名媛主妇到报业第一夫人,凯瑟琳格雷厄姆让她自己和《华盛顿邮报》都成为报业的传奇。她于1997年离开《华盛顿邮报》之后就着手写作这部自传,并于第二年摘得普利策奖。

勇气与力量兼具的 遇言不止

图片 1

女性的潜力是无限的,哪怕只有苦难才能给予答案。

——遇言姐

一位46岁育有四子女的主妇,大学毕业后唯一的工作经验只有短短一年,经历过丈夫的出轨回归,又因燥郁症自杀身亡成为寡妇之后,面临的将是什么?

不幸的是,她还要照看好自己的家族企业不被侵吞,因为“多少人就像盘旋在我头顶上的秃鹫,等着我这个孤立无援的寡妇跪地求饶。”

这都是梅姨在新电影《华盛顿邮报》中原型凯瑟琳·格雷厄姆的真实故事。

图片 2

▲梅丽尔·斯特里普在电影《华盛顿邮报》里饰演发行人凯瑟琳·格雷厄姆

如果你仅仅看到中年女性的

孤立无助,游离彷徨

周末,遇言姐终于抽空看完了本届奥斯卡大热影片《华盛顿邮报》。斯皮尔伯格导演、梅姨,汉叔主演的强大阵容,规整而厚重的电影里有着强烈的女性光芒

凯瑟琳·格雷厄出身环境优渥,大学毕业不久结婚生育四子女成为全职主妇,在46岁的那一年,丈夫因燥郁症自杀身亡,一直安居家中的凯瑟琳临危受命,出任《华盛顿邮报》集团发行人和董事,以报道五角大楼文件和水门事件闻名全球。

大家知道,正是水门事件把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拉下马。

图片 3

▲电影《华盛顿邮报》剧照

1998年,凯瑟琳的自传《个人历史》获得普利兹奖。令人意外的,在书中,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一段位高权重,书写历史的传奇,更是一位中年女性的孤立无助、游离彷徨。

此次电影故事虽然讲述的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世界性事件,但充沛的表达,考究的细节,
尤其是梅姨出神入化的演绎,从困窘、挣扎到笃定、强大,尽显70年代的职场女性的艰辛不易。

由此可见,贵为大富之家二代,报业继承人的凯瑟琳,仍然不免要承受来自社会与同僚的性别偏见

图片 4

图片 5

比《我的前半生》更悲惨,

这样的故事一直在上演

1917年,凯瑟琳出生于上流社会之家。她的父亲尤金·梅厄曾担任美联储委员会主席,也是世界银行第一任行长。

尽管凯瑟琳(昵称凯)自小衣食无愁,但因与母亲关系疏离,加之性格害羞胆怯,少女时代的她一直非常自卑。

1938年,21岁的凯从芝加哥大学毕业后,依靠父亲的关系在旧金山一家下午报担任新闻记者。初入职场的她诚惶诚恐。第一天上班的凯,一个小时才打出三行字,她哭着对父亲说,自己没有能力担任这份工作,更不配得到每周21美元的薪水。

图片 6

“我想要跟你一起回家。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背景,我根本没资格留下来。”在自传中,凯瑟琳这样对父亲哭诉。

老梅厄回答:“每个人都必须去学习,你应该考虑一段时间再做决定。反正你可以随时无后顾之忧的放弃,既然如此,干嘛不再试试呢?”

图片 7

▲凯瑟琳·格雷厄姆自传

在父亲的鼓励下,凯瑟琳坚持工作了一整年。从一个小时三行字到一天完成两篇专栏(看到这个数字,遇言姐要哭了,我在腾讯大家的专栏,差不多3天才能写完一篇),还要去各种犯罪现场收集一手资料。

虽然,如同每一个职场新人,凯瑟琳坦言,自己的工作远谈不上顺利,“每当我感到自己取得很大进步时,紧接着就会发现离理想的高度仍然所距甚远”,但这一年的实习经验对她在二十余年后职场生涯的重启至关重要。

1939年,凯瑟琳入职家族报业。她的照片登上《时代》杂志人物版并配文:发行人尤金·梅厄的女儿,将掌管《华盛顿邮报》读者来信栏目,周薪25美元。

图片 8

同一时间,凯瑟琳遇到了毕业于哈佛法学院,雄心勃勃的年轻律师,菲利普·格雷厄姆。

次年,凯瑟琳与菲利普结婚。像40年代所有富庶的女士一样,结束短暂职业生涯的她,专心在家养育4个孩子,成为了一名典型的名流太太。

1945年,老梅厄将报业大权和股份全部交予菲利普。对此,凯瑟琳表现得如释重负,她说:

菲尔是这个家庭的中心,我们所有人都围着他转。菲尔很优秀,当爸爸把家族的产业交到他手里的时候,包括我在内的每个人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他的责任是打理产业,我则陪伴几个孩子长大。我很高兴,我觉得我的生活就应该这样。

图片 9

在凯瑟琳的自传中,她用了很大篇幅回忆婚后岁月静好的日子。

如何在两间大宅之中轮替度过寒暑,修缮私人球场、湖泊、沙滩、小岛。喂养了鲈鱼和鲤鱼的池塘被以凯瑟琳的名字命名,另外一个更大的人造湖则被命名为菲尔湖。此举使得上流社会的夫妇们纷纷仿效。

随着丈夫投身新闻和政治圈,凯瑟琳称:“我越来越发现自己相形见绌,就像是风筝下面的尾巴。

菲尔时常顺口就来的贬低太太,令她成为众目睽睽之下的笑料。当凯瑟琳因中年发福而增加了一点体重时,他毫不留情的给她起了“肥肥”的外号,他甚至找来一个肉店使用的猪头徽章,自认幽默的挂在住宅的走廊中。

图片 10

很久以后,有朋友问:“你难道没有意识到他是怎么对你的吗?你难道没有意识到他总是在打压你,开玩笑时总是拿你当笑柄吗?”

凯瑟琳回忆说:“奇怪的是,我当时总是一味的迁就和屈尊,甚至参与其中”。

当发现丈夫的外遇时,凯瑟琳形容自己“毫无准备,完全崩溃”。她朴实的写道:

尽管这种事情并不罕见,但我从来没想到会发生在我身上。我被自己长久以来的掩耳盗铃,一厢情愿所蒙蔽了。我以为基于家庭、背景以及对我们两人都如此重要的公司,菲尔和我不可能分开。

女性在日复一日的家庭生活中变得钝化麻木、降低自尊,一个世纪以来,不论中西,类似《我的前半生》一般的故事比比皆是。

图片 11

图片 12

谁不是一边期盼着圆桌武士,

一边自己做自己的英雄

丈夫离家出走后,凯瑟琳十分消沉。在这时,是几位家族老友提点她振奋起来。

人们对她说:“你一定要争取夺回《邮报》。华盛顿容不下两个格雷厄姆家族的存在。”然而即便作为世交,大家也未能想到凯瑟琳会做出什么大业,只是强调“这是你父亲的报纸;我们可以训练唐(凯瑟琳的儿子);你要把报业控制在握,等儿子们长大后接手经营。”

图片 13

对于友人的建议,凯瑟琳无比惊恐,她大声说:“我?不可能,我干不了。我不可能做得了。”

“亲爱的,别傻了。”朋友们鼓励道,“茜茜·帕特森(《华盛顿时报》的老板)能干,你当然也行。你只是被菲尔压抑得太厉害了,没有意识到自己能行。”

晚年的凯瑟琳回忆: